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沙盘[箱庭]疗法  >   案例分析  >    内容

同学们,你们为什么要打我

作者:张文凌|文章出处:中国青年报|更新时间:2010-07-29

  令人心痛的少年日记

  “今天我在学校自认为表现很好,可是又被黑打了一顿。他们先把我关在教室里,然后一个个走了进来,我拼命地喊拼命地叫,生怕他们打我。果然他们举著扫帚就来打我,我拼命反抗,结果没用。我叫了,哭了。我认为自己不好,被打了也不敢告诉老师。”

  “下午放学的时候,有几个人在说‘胖子计划’。他们约我去厕所,说要打我,我被吓著了。回到教室,发现我的英语书、语文书被扔了一地,我刚想把书捡起来,一个人拿起我的书就跑。到了厕所,他们说了声开始,然后就用脚来踢我。我发起疯来,对打我的人反抗,我很内疚,求同学别再逗我了。”

  “今天放学的时候,我们班一个同学过来给了我一飞脚,我整个人就像皮球一样倒在地上。那一刻,我像得了大病似的起不来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挨打,同学都说我活该,原来是一个被我吓哭的女生叫来的人打的我。我的肚子很疼,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有内伤。”

  “今天在路上,有几个初二的学生来找我要钱,我没有,他们就打我。我拼命地跑,拼命地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求求你们。可还是被一个人抓住了,最后被外校的人打了一顿,我的书包也坏了。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打我,是不是我们班的叫来打我的?”

  “又一天结束了,今天没有哪个人来打我,我太高兴了!我身上不再是青一块紫一块,我实在太高兴了。”

  这是一个14岁少年日记里记录的每一天的校园生活,读来令人心痛。

  少年叫雷鸣(化名),是昆明一所中学的初二学生。雷鸣出生时,因医疗事故导致下颌骨粘连,影响了发音并内分泌失调,如今14岁的雷鸣口齿不清,身高1.7米,体重已达120多公斤。但他智力正常。

  “因为学习差,老师也不管我,怕我拖班级和学校的后腿”

  从上初中以来,雷鸣就发现老师和大多数同学都不喜欢他。雷鸣成绩不好,是班上的倒数第一。他个头大,走路莽撞,常把同学的书碰倒;由于表达有障碍,他跟同学说话时喜欢用手去拨弄别人,使得同学特别是女同学讨厌他。同学给他起的绰号是“猪”和“板油”。

  雷鸣的哥哥雷佳(化名)说:“直到雷鸣上初二,我们才知道他在学校里被打的事。他常常遍体鳞伤,不像一个在校上学的学生。上初中以来,他用过红领巾30多条,校徽40多个,铅笔无数。多次被打得去医院看病,病历本已经有好几本了。”

  为此,雷鸣的家长多次到学校调解,校方对相关同学也进行了教育;雷母甚至向打雷鸣的孩子跪地求情。但是这些都没能改变雷鸣被打的境遇。有同学说他们打雷鸣的理由是,“他好欺负”、“他不是人,打他是为了消遣,哪个想打他就打他,谁不高兴了也可以打他”;还有同学说,“我小学时曾被胖子欺负过,所以我恨胖子,见了胖子就想打”。    雷鸣的父母都是下岗工人,哥哥雷佳卖冷饮为生,收入微薄,家里没有能力为他转学。为了雷鸣不再挨打,雷佳找过110的警察、媒体的记者甚至给市长热线打过电话。妈妈也常对雷鸣说,像他这样有残疾的孩子,不读书,今后无法在社会上生存。为此,雷鸣忍受著伤害坚持去学校读书,他在日记里写道:“因为学习差,老师也不管我,怕我拖班级和学校的后腿,认为这样就可以把我赶走。但是他错了,我能忍受到现在,是因为我想上学,将来长大后,为国家作贡献,这难道是错的吗?”

  但是雷鸣仍然很害怕被同学打,他常在日记里说:“请你们不要打我了,求你们了。”

  他自卑到没有心理力量保护自己

  雷鸣的日记里除了写他被打的恐惧外,还写了很多他被打后还手的内疚,以及他渴望与同学建立友谊、平等相处的心愿。他甚至不恨那些打他的同学。“他只是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和同学交往会如此困难。”雷佳说。

  雷鸣的老师说,雷鸣很想和同学交流,但他选择的方式和别人不一样。他会揪女生的头发,或者故意撞别人一下,把事情弄得很夸张。他不知道这是不恰当的交友方式,使得同学都不接受他。

  雷鸣的境遇受到了云南省健康教育所心理咨询中心主任、高级心理咨询师赵白帆的关注。她让雷鸣作了一个沙盘游戏,从中感觉到他在学校的处境很艰难。为此,她对雷鸣进行了家访,她发现,雷鸣与人交往的障碍首先来自于家庭的教育。

  “雷鸣的智力和情感状态都很正常,但父母对他的教育方式存在问题。”赵白帆说,雷鸣的父母把爱和教育等同了起来。在家里,他们把雷鸣当作特殊儿童来对待,认为家里困难还供他吃供他上学就足够了,却从不去尊重、理解和欣赏他。父母骂他,他不会辩解,即使辩解了,父母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这就造成了雷鸣心理上的自卑。

  “儿童在家里与人相处的模式,会复制到另一个团体当中,这样也很容易造成别人对他的不尊重。其实雷鸣的残疾程度并不高,他与人交往的困难主要在于内心的障碍。”赵白帆说,“有时青少年之间的冲突是无法靠成人去平衡的,得靠他们自己去解决。我接触过一些残疾程度比雷鸣更重的孩子,由于家人给他们信心,使他们有足够的心理力量自卫,所以能很好地与别人相处。但雷鸣不行,他没有心理力量保护自己,不会还击,只会逃避,别人就会变本加厉地伤害他。”

  赵白帆还发现,雷鸣揪女同学头发或者突然去抱女同学,其实是他青春期性心理的一种反应。但家人和老师都没有关注到这些,没人给他讲解和疏导,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为此,赵白帆给雷鸣买了一些如何与人交往和青春期性心理方面的书,雷鸣拿到这些书高兴地说:“这是我的宝贝。”

  自从接受了心理治疗后,雷鸣发生了很多变化,他开朗自信了很多,平时放学后不敢出门的他,现在会让哥哥带他逛街、钓鱼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