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沙盘[箱庭]疗法  >   名词解释  >    内容

沙盘疗法的理论知识有哪些

作者:佚名|文章出处:网络|更新时间:2009-12-22

  “沙盘游戏”作为一种有效的挖掘人类无意识的活动性治疗方法,国外从形成到蓬勃发展已有数十年,其理论已淅成熟,应用日益广泛,影响也逐渐深远。它不但是一种有效的心理治疗理论与实践,同时也是一种十分有效的心理教育乃至培养创造力的方法与技术。

  沙盘游戏形成的过程与理论背景

  沙是儿童最爱玩的材料之一,几乎每个人儿时都有玩过沙的经验,不同国家、不同时期的儿童几乎不例外。沙的流动性和可塑性,使人们可以发挥任意的想像力,可以用它来建造自己心中的城堡、村庄、山川和河流,以及其它任何东西。不同的文化也常常在占卜仪式中用到沙。例如,马里的多贡族的医药师们在沙上圈定一块地方,随后通过译读当晚沙狐在上面流下的爪印来预测未来;西藏佛教徒花几个星期的时间在沙上创造出各种曼陀罗形象,并用之冥思和作为密宗修行的开始;纳瓦霍族人在画沙仪式中创造出宇宙秩序的意象,以祈求上天赐予他们治愈疾病的力量。

  沙粒是由地球表面岩石的风化形成的,沙还被公认为浇注和塑造象征世界的映象物的理想材料;布莱克就在《天真之歌》中写到,我们可以“一粒沙中看到一个世界”。沙又是易受外界影响的、易变的和非永久的。

  莎士比亚曾在他的剧本《维纳斯与阿多妮斯》中写到:“在沙上跳舞,然而却看不到脚印。”文学家对沙的比喻非常接近心理分析中的无意识范畴。沙盘游戏疗法中所使用的人或物的缩微模型结合就构成了沙盘游戏疗法的基本材料。这一巧妙的结合最初是在玛格丽特.洛温菲尔德的儿童心理学研究所里完成并被关注和得以发展的。

  沙盘游戏形成过程

  沙盘游戏理论与操作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前十年,当时,H.G.WELLS观察自己的两个儿子在地板上玩微缩模具,他发现数次自发性游戏之后,孩子身上一直存在的问题消失了,而且他们与其它家庭的成员之间的关系也得到了很好的改善。他受到了极大的启发,在进一步观察与研究的基础上写成了《地板上的游戏》一书。在该书中,WELLS将这种游戏的意义描述为:它不但使孩子们每天在一起玩得很开心,而且还为他们以后的生活建立了一种广阔的、激励人心的思维模式,走向未来的人们将会从地板上获得新的力量。

  20年后,玛格丽特.洛温菲尔德(Margaret Lowenfeld),伦敦的一位儿童精神病学家试图寻找一种方法以帮助儿童更好的表达“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内在情感或身心状态。她记得曾经读过《地板上的游戏》,于是便在诊所的架子上增添了一些微缩模具。见到这些模具的第一个孩子就将它们拿到游戏室内的沙盒上,开始在沙子上玩弄这些模具。因此可以说一个儿童“发明”了这项后来被洛温菲尔称为“游戏天地技术”(1979)。洛温菲尔德为儿童的情感和精神状态的表达提供了一种可以客观记录与分析方法。

  当多拉.卡尔夫,瑞士的容格分析学家,获悉流行于英国的这项工作时,她便去了伦敦,悉心向洛温菲尔德学习。卡尔夫很快发现该技术可以不仅可以帮助孩子表达愤怒,而且也鼓励与创造转化和自性化的过程,能量的转化和自性化是荣格分析心理学理论体系中的核心概念。为了与游戏天地技术区别开来,卡拉夫将她在前人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理论与操作命名为“沙盘游戏”(Kalff,1980)。随著研究的深入,卡拉夫认识到沙盘游戏过程具有自然治疗特征。在此过程中,原型、象征和内在精神世界很容易表现出来,在一个自由、安全的氛围中表现这些客观存在可以促进整体性意象的形成,进而为自性的展现创造机会。卡拉夫进一步认为在沙盘中展示自性非常必要,因为自性是自我发展与加强的基础。当自我―自性之间的联系建立起来后,个体在整体上就会表现得更加平衡与得体[5]。卡拉夫在欧洲、美国和日本等地举办了无数次演讲、研究和培训班。通过这种实际接触,卡拉夫创设了一个遍布世界各地的应用沙盘游戏治疗的心理治疗团体。1985年,来自五个不同国家的荣格分析学家和卡拉夫一起创办了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协会,美国沙盘治疗协会(STA)创立于1988年。1991年《沙盘游戏治疗杂志》正式创刊。目前,国际上有几十个沙盘游戏治疗组织和专业研究机构,沙盘游戏治疗早已作为一种独立的心理治疗体系而存在,并且发挥著积极的影响与作用。

  荣格心理分析理论的影响

  作为荣格的学生,卡拉夫非常熟悉荣格的心理分析理论:荣格心理分析产生于分析家与被分析者之间的一种辨证关系,分析的目的是为了被分析者心理整合发展,这种发展转化需要潜意识的配合。在心理分析过程中,潜意识的特殊结构及其与意识的动力关系,都会发挥积极作用;转化还依赖于潜意识结构的积极调整,这种潜意识结构在分析开始时影响并控制著意识自我;这种调整性的变化,发生于一系列的原型结构和分析家与被分析者相互作用的动力关系之中。为了促进这种变化,并且使其成为一种意识过程,心理分析家试图在意识自我和潜意识之间建立一座坚实的桥梁。

  为了更好地探索个体的无意识材料、同时与这些无意识材料交锋,从而实现促进个体自性发展的目的,受结构主义思想的启发,荣格发明了一种积极想象(active imagination)技术。积极想象技术是一种通过一定的自我表达形式吸收来自梦境、幻想等无意识内容的方法。它致力于唤醒人格的不同方面(特别是阿妮玛/阿妮姆斯和阴影),然后在无意识与意识之间建立起一种交流。在积极想象的过程中,自性的各个方面逐渐整合,成为一体,对立双方的统一和融合作用最终导致心理转化。积极想象分为四个阶段。首先是诱导出宁静的心灵状态,摆脱一切思绪,不做任何判断,只作自然地观察,注视著无意识内容和支离破碎的幻象片断自发地浮现和展开。然后,用诸如绘画、雕塑、舞蹈或其他的象征表现手法,把这种体验记录下来。再次,心灵的意识开始积极与无意识对峙,无意识产物的意义及其信息被理解,并与心灵的意识状态和谐一致。最后,一旦自我和无意识相互妥协,个人能够有意识地生活。

  卡拉夫创设的沙盘游戏本质上是积极想象技术的一种变形,完整沙盘游戏过程中的步骤大致对应于积极想象技术的四个阶段。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