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沙盘[箱庭]疗法  >   近代发展  >    内容

团体箱庭疗法在解决大学生寝室问题中的应用

作者:陈宝佳 许爱华 刘志宏|文章出处:《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更新时间:2009-10-28

  [摘要]目的考察团体箱庭疗法在解决大学生寝室问题中的有效性,并尝试将箱庭疗法与认知引导相结合。方法使用SCL-90进行前后测;将所选取的4个寝室分为单纯使用箱庭疗法的对照组与结合认知引导的实验组,对自编的主观自评问卷结果进行差异检验。结果SCL-90人际敏感因子(t=3.00,P<0.05)、偏执因子(t=2.00,P<0.05)前后测结果差异显著;对照组与实验组在主观自评量表的关于认知领悟的题目上差异显著。结论将团体箱庭疗法与认知引导结合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有效尝试。

  [关键词]寝室问题;箱庭疗法;认知引导;大学生

  目前,大学生人际关系问题已经成为大学生心理问题的主要方面之一,2005年10月,华东交通大学对大一新生的心理健康调查结果表明,人际敏感仅次于强迫症状排在第二位,但是症状严重者的人数远远超过其它各症状人数,排第一位。而在大学生人际关系问题中,寝室关系问题(domitoryProblem)不容忽视,因为寝室是学校组织的一个基本单位,是学生最稳定的生活场所和最频繁的交际场所,尤其对一些个性比较内向的大学生来说,寝室几乎就是他们主要的交际圈子,可想而知,如果寝室关系不和谐,会对寝室成员造成诸多不良影响,所以,探讨大学生寝室人际交往问题的解决方法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大学生寝室关系问题最大的特殊性在于这不仅是个人的问题,也是关系到整个集体的问题。要想比较有效的解决寝室问题,对单个人的咨询固然必要,但显然是不够的,还需要对其它相关的人甚至是整个集体进行咨询,这就需要有切实可行的方式,需要创设某种轻松、包容的咨询情境使成员有深刻的情绪及心理体验。在权衡各种心理咨询方法的基础之上,笔者认为团体箱庭疗法能为咨询提供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箱庭疗法(sandplay therapy),又称沙盘疗法或沙箱疗法,指在治疗者的陪同下,来访者从玩具架上挑选玩具,在盛有细沙的箱子中进行自我表现的一种心理疗法。是一种将分析心理学理论与游戏疗法以及其它心理疗法结合起来的心理临床疗法。团体箱庭疗法是让团体成员按照抽签顺序分轮进行箱庭制作的方法。

  箱庭疗法是在1939年由英国儿科医生M.Lowenield创立的,她将这一方法命名为“世界技法”(the world techique),是指这一游戏疗法从某种程度上可能正好反映孩子的“世界”。随后,瑞士精神分析学家D.Kaoff将这种“世界技法”与荣格的分析心理学相结合,使用荣格的心像、象征理论的观点来分析来访者作品,并将它的适用范围扩大到成人。箱庭疗法最初只应用于儿童或成人的个别咨询。20世纪80年代,多美尼科开始将箱庭疗法运用于团体咨询,开创团体箱庭疗法。团体箱庭的基本前提是承认团体“心理场”的存在,它影响著团体的人际关系和其中每个个体的认知、情感和行为,团体箱庭有助于改善团体中的人际关系。1998年,北京师范大学张日升将箱庭疗法引入中国后,进行了以促进团体成长为目的的团体箱庭研究,笔者在其研究的启发下,选取特殊群体进行团体箱庭疗法的尝试性研究。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通过辽宁师范大学心理咨询辅导老师了解到的教育系、中文系专业大一的4个存在人际关系问题的女生寝室,每寝室各8人:研究前征得寝室全体成员的同意;运用症状自评量表(SCL-90)对全体成员施测,每寝室成员至少半数以上在人际敏感因子得分超过全国常模(1.65±0.51)。所有成员均全程参与了团体箱庭的制作。

  1.2 方法

  1.2.1 工具标准规格的沙箱及各类玩具模型共336个,包括各种人物、动物、建筑等。症状自评量表(SCL-90)(1~5评分制);自编的箱庭制作主观评价问卷,该问卷从3个方面进行问题的设置,包括:参加者的情绪体验;参加者在与他人互动中的感受}参加者在认知上的领悟。该问卷包括14个问题,采取5级评分的方式,以“很符合、比较符合、不确定、不太符合、不符合”5级为选项,各选项所对应的分值为5~1分。

  1.2.2 干预过程研究之前,运用症状自评量表(SCL-90)对各寝室成员施测。然后4个寝室分别进行3次箱庭的制作,频率为每周1次,每次进行5~7轮,时间为两个小时。每次箱庭制作的主持者与记录人均为应用心理学专业具有箱庭制作实践经验与理论基础的研究生担任。对于每次的制作时间,制作过程,讨论过程均有详细记录。

  对所选的两个寝室按照团体箱庭疗法的固定程序进行干预,即所有成员按照抽签顺序一轮一轮地进行箱庭的制作,完成制作后,每个人对自己制作时的想法及所摆放玩具的含义做出解释并要给箱庭作品命名。而对于另外两个寝室,则采取箱庭疗法与认知引导(cognition guidance)相结合的方法,主持者在前期箱庭制作结束后往往根据情况提出几个不带任何倾向性的开放式问题引起参加者的思考,例如“请大家想想为什么难以给你们的箱庭作品命名呢?”3次制作完毕后,主持者就制作过程中玩具的挪动情况,相互配合情况等问题与寝室成员进行讨论,在此基础之上,主持者对3次箱庭制作过程所表现出的一个发展变化的走向与箱庭作品的整体特征进行分析。

  活动结束后,各寝室成员填写由研究者自编的团体箱庭主观评价问卷。再次运用SCL-90进行施测。使用SPSS13.0软件分别对研究前后的SCL-90结果及主观自评问卷结果进行t检验。

  2 结果

  2.1 团体箱庭疗法对缓解研究对象的心理症状起到了积极影响,SCL-90的人际敏感因子、偏执因子干预前后比较有显著差异见表1。其它因子分值也有所降低。

  2.2 根据团体箱庭主观评价问卷的统计结果,我们再次验证并肯定了箱庭对于个体情绪的影响是良性的大多数成员都感觉增进了与他人的沟通,增加了对他人的了解,但可能是由于个体自身感悟力的局限与箱庭形式本身的局限性,箱庭对人在认知上的启发作用相对较小,见表2。

  2.3 各寝室3次箱庭作品总的特征

  2.3.1 从作品整体和谐程度及箱庭主题统一性来看各寝室3次箱庭作品都有从散乱而逐渐趋向整合的特点,而作品的主题也愈来愈统一。初期玩具的选取大小比例不协调,摆放随意,箱庭被分割为各自孤立的几个部分,在给作品命名时,成员往往感到困难,成员之间的命名也相去甚远。但到了后期,箱庭中玩具的比例和谐,成员往往下意识的围绕一个主题而进行,箱庭作品感觉像是出自二人之手。

  2.3.2 从箱庭作品整体动态性、能量性来看在箱庭制作中挖沙与堆沙是对原有条件的一种较大改造,因此需要个体有较大的主动性与能量。在箱庭制作初期,成员往往都容易受条件限制,很少去改变箱庭的原始状况,只是在原有基础上进行玩具的摆放。但到了后期,挖沙与堆沙的行为出现的越来越多,作品内容也随之越来越丰富、充实。

  2.3.3 从挪动他人玩具的情况来看各寝室大体都有减少或消除这种行为的趋向。在后期的箱庭制作过程中,还出现了某些寝室成员为了整体和谐而挪动自己玩具的情况。这一方面说明箱庭作品整体和谐性的增加使成员的配合度愈来愈高,想法冲突的情况逐渐减少;另一方面也表明了团体成员对其他人的态度由直接、不够谨慎而逐渐发生变化的过程。

  3 讨论

  3.1 箱庭疗法在解决大学生寝室关系问题中的适宜性首先,箱庭疗法是游戏疗法的一种,它不仅不会使人产生排斥感,还颇具吸引力。因为不论是孩子还是成人,就其本质而言都是喜欢游戏的,所以,使用箱庭疗法进行寝室集体咨询能使参与者真正的放弃戒备、阻抗等不利于咨询的心态。大学生在面对人际矛盾时,矛盾双方往往不愿当面说出对对方的不满、愤恨等不良情绪。箱庭疗法恰好使人处于一种前语言或非语言的状态,但不会妨碍,反而有利于来访者表达感情。来访者迫于各种原因不能、不愿用语言或感觉语言苍自无力的时候,用模型更能充分表达其内心世界。团体箱庭的制作本身就是一种合作,箱庭所体现的就是人主观世界的一个投射。团体箱庭制作中的人际关系和现实生活中是一样的,不是自己想怎样就能怎样,别人有时是不能理解的,因此,就不得不改变自己的想法和行为方式,从而达到内心的平和和人际关系的协调。卡尔夫把箱庭分为两个部分:创作箱庭作品和来访者就自己的作品讲故事。在团体箱庭中,团体中的每个人都要对自己制作时的想法及所摆的玩具的含义做出解释,这无疑是一种集体内部的变相沟通,可以增进彼此之间的了解,可以消除许多因沟通不良而造成的误解与隔膜,这就达到了无为而治的目的。

  3.2 每个寝室成员在无提示的状态下,一次比一次自觉地增进彼此问的配合,使箱庭作品和谐度越来越高,这体现了团体心理场的作用力 当初次作品结束,成员往往不满于作l品的零乱无序。而当作品出现了整体和谐,浑然一体的局面,成员普遍会感到愉快满足,在主持者看来,这也是团体箱庭作品应该结束的一个标志。

  3.3 差异检验的统计学结果表明 对于以解决问题为目的的团体箱庭制作来说,指导者的有效引导是必要的,而且,箱庭也确实可以作为一种辅助手段与其他的疗法相结合。在本次箱庭的研究中,指导者也尝试性的将认知引导融入其中。前期的提问是为了引发参加者的思考与领悟。当箱庭作品达到高度和谐之时,指导者经参加者的同意结束箱庭的制作,指导者对箱庭作品的总体特征及发展趋势向参加者进行分析,其目的是使参加者的认识更加清晰,从而进一步促进其内在的感悟。主持者还可以就其它细节性问题与参加者展开讨论,例如对挪动他人所摆放玩具的讨论等等……。另外,当个体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解释时,咨询师可以在适当的时机进行询问、鼓励、释意、情感反应多种方法的应用,其目的是间接的触及其人际关系问题的实质,灵活、巧妙地指引整个集体找到和谐相处的方式。当然,笔者认为这种认知引导应该建立在参加者对指导者充分的信任基础之上。

  3.4 本研究只是探讨团体箱庭疗法解决大学生寝室问题的一个初步尝试被试的选取与研究结果的评定缺乏更加有效的测量工具。被试的样本也比较小,有待于在更大范围的样本中进一步的研究。对箱庭作品分析的定量、定性研究也有待进一步的科学化。另外,箱庭作为一种咨询手段既有它的优势也有它的局限,如何将箱庭疗法与其他的咨询方法有效结合是一个值得思考和探索的问题。


标签: